百万存款不翼而飞 原来是被银行员工挪用于投资、消费、借贷

发布日期:2022-08-02 19:25   来源:未知   

  明明存折上打印的字体显示着,百万存款已经存在了上面,可事实上当储户去银行一查账才发现——存款余额为零。

  如此跌宕起伏的剧情,可不是发生在电影荧幕里,而是切切实实就在甘肃榆中农村合作银行储户吴女士的身上一幕幕上演。

  3月15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判决书,将70后储户吴女士在甘肃榆中农村合作银行(下称:榆中农合银行)存款时所遭遇的辛酸历程公布于众。

  2015年3月至2018年4月间,吴女士通过转账和现存的方式,向榆中农合银行工作人员祁某的账户陆续存入约125万元,让祁某为其在榆中农合银行办理存款业务。

  谁能想到,将钱转给祁某后,身为银行工作人员的祁某,却对储户要存入银行的钱动起了歪念头。

  祁某凭借其身为银行工作人员的职务之便,利用空存的方式,向吴女士出具了两张空存折。

  拿到存折的那一刻,吴女士本以为自己的百万存款已经成功存入银行,只等坐收利息。

  殊不知,自己完全被人蒙在鼓里,手中的存折尽管打印着有“百万存款”,事实上却是“没有钱”的空存折。

  时光飞逝,转眼时间来到了2019年。这年的6月8号前后,看到存款即将到期的吴女士,本想和祁某沟通去办理续存业务。

  然而,祁某却告诉吴女士不用她亲自去,她会直接给吴女士办好。一天后,祁某果然将已“办好”的存折交给了吴女士。

  不过,吴女士也并非那么好糊弄,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细节——之前的存折上的数字都是电脑打印的,而这次却突然变成了“手写”。

  两天后,起疑的吴女士拿着存折去榆中农合银行一分理处去查账,查询的结果却让她大跌眼镜——银行告诉她:你的钱早在2018年就被人取走了。

  惊魂未定的吴女士拨通了祁某的电话想问个究竟,此时的祁某倒也诚实,直接告诉吴女士说,存款被自己挪用了。

  身为银行工作人员,本应恪守职责,为储户做好金融服务工作。而祁某却“监守自盗”,挪用储户的百万存款。

  据后来祁某自己的供述,吴女士从2014年至2018年向其转账并让其存入榆中农合银行的钱,全部被祁某自己用掉了。

  同时,除了吴女士之外,祁某还在榆中农合银行上班期间,以办理“协议存款”利率高为名义,替客户陈某办理了80万元活期存款业务。之后,祁某利用职务之便分18次将陈某存入榆中农合银行的80万元存款也全部取走。

  也就是说,祁某在榆中农合银行工作期间,一共挪用了吴女士和陈某两位储户约205万元的存款。

  将储户的存款卷入私囊之后,祁某除了自己消费使用,还将钱借给了王某上百万,借给了赵某十万,借给了张某十四万。期间,还花了六十万投资了一家科技生物公司。

  按照祁某自己的想法,之所以敢“取走”储户的存款,是想着之后自己赚一些钱还给他们就好了。

  这样一来,好像就能在储户存款到期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利用储户的这笔钱了。但万万没有想到,这种“空手套白狼”的做法,终究是玩火。

  2019年10月,祁某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甘肃榆中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8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之后,祁某以挪用资金罪被判刑3年,同时对其违法所得进行追缴并发还被害单位。

  在受骗的储户中,陈某在案发后已拿到了榆中农合银行赔付的80万元。但吴女士却至今没有拿到被祁某取走的百万元存款。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根据祁某刑事判决时认定的事实和证据,祁某给吴女士的是空打存折,存折上记录的180.74万元并非吴女士的真实存款数额。经认定,吴女士向祁某账户存入的金额约为125万元,后祁某退还了10万元。

  一审法院指出,本案中,榆中农合银行向吴女士赔偿经济损失是因为其对工作人员管理不善,未尽到安全保障及谨慎审查义务,并非是基于其与吴女士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故吴女士要求榆中农合银行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

  二审法院经过审理也认为,榆中农合银行和吴女士之间构成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榆中农合银行对吴女士的存款负有支付义务。

  而关于存款金额的确认问题。二审法院表示,案涉存款系榆中农合银行职员祁某代存形成,祁某因挪用资金罪已获刑,其刑事判决认定的存款金额约为125万元。同时,祁某向吴女士退还了10万元。

  基于以上事实,最终二审法院改判:榆中农合银行支付吴女士存款约115万元。并裁定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