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堵墙(小小说)——文固始县 周明金

发布日期:2022-08-03 06:42   来源:未知   

  65岁的李叔与70岁张大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李婶和张大爷都在世的时候,两家就等于多了个姓。张家的鸡常到李家吃食,李家的狗常到张家蹭饭。孩子们也一样。 一场暴雨淋倒了院墙...

  65岁的李叔与70岁张大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李婶和张大爷都在世的时候,两家就等于多了个姓。张家的鸡常到李家吃食,李家的狗常到张家蹭饭。孩子们也一样。一场暴雨淋倒了院墙。倒它倒去,反正两家从没分过彼此。没了院墙,两家吃饭、乘凉时唠家常还方便些呢!孩子们都大了,外出打工的打工去了,外出上学的上学走了。两家就剩下四个老人。李婶做好吃的了,就站在厨房门口叫:他张大妈,别烧了,兑伙……张大妈:好——好——的应着,张大爷便掂着酒和张大妈去了。张大妈改善生活时,也站在厨房门口喊:她李婶,别做了,一块吃吧……李婶忙不迭地应着:唉——好——李叔掂出一瓶酒也和李婶去了。几年之后,李叔儿子娶了媳妇,添了孙女,孙女到了上学的年龄,送回来让李叔、李婶看着上学。张大爷儿子结婚了,生了个孙子,孙子大了,也送回来让张大爷、张大妈看着上学。平常两家祖孙三代一共六口人。日子一天天不紧不慢地过着,两家如同一家。五年前,张大爷突患脑溢血,不治身亡。丧事过后,李婶说:他爹,寡妇门前是非多,为了避免外人说闲话,咱把院墙拉起来吧!李叔就请人把倒了多年的院墙重新拉起来。李婶和张大妈常常隔着院墙叙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两家的孙子、孙女依然没分你家我家。前年,李婶得了咽癌,花了十几万也没保住性命。李婶走了,两家一个老的带个小的。孩子上学去了,两家就只有李叔和张大妈两个老人,守着偌大的院子和各自前后六间房子。惺惺相惜。张大妈有力气活,喊李叔搭把手;李叔要缝缝补补,也叫张大妈帮忙。张大妈做了好吃的,盛一碗让孙子给李爷送过去;李叔改善生活,也盛一碗叫孙女给张奶送过来。入冬了,张大妈老慢性支气管炎又犯了,夜里不住声的咳嗽,隔着屋山墙,李叔听到了,睡不着。睡不着就看电视,电视声音很小,张大妈还是听着了,不咳嗽也睡不着。数着狗叫了几声,又数着鸡叫了几遍。天麻麻亮,张大妈、李叔都起来给孙子、孙女做饭,孙子、孙女吃了好上学。隔着院墙李叔说:她张奶,支气管炎又患了?!弄点药吃吧!光咳嗽也不是个事啊!我听你一夜不住声的咳嗽,真替你着急!哎……他李爷,是不是我咳嗽吵着您啦?!我听你一夜电视没断声!……没有啊!我是担心您成夜成夜地咳嗽,咳坏了身体!……唉,怎么觉越来越少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孩子上学走了,李叔、张大妈,一人搬一把小椅子,一东一西坐在门前晒太阳,顺便唠嗑。他李叔,他李婶也走两年多了,你没个烧锅的,也不算个事啊!你还年轻,有合适的,再找一个!得有个伴啊!……她大妈,你只顾说我了!她大爷都走五年了,你不也没找吗?!你还有气管炎病,得有个人侍侯啊!孩子们都在外头忙乎,也不替老辈们想想!哎——是啊!这白天还有你说说话,夜里,心里空落落的,……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他爸走时,还叫我再找一个。这土都埋到脖子了,孩子不急,我咋说出口啊?!是的!我一个老头子,一辈子都不会洗衣、做饭,嘿嘿,这老了老了,还学会了洗衣、做饭了。孩子们只知道给钱、买这买那,他们咋知道我有多难啊!想找一个,找不着合适的,还怕孩子们反对!这日子过得真没意思!我听你夜夜电视响着,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一听你连声咳嗽就着急,哎!要不……我跟孩子们说说,再给你找一个?!别说!别说!找不着合适的。孩子们不说我老不正经,外人还笑话哩!那算啦,你不找也好,这样天天还有人说说话,你真找了,我更孤单了!……不久,张大妈在深圳的儿子回来接走了孩子,也接走了张大妈。李叔依然呆在家里,看着两家的门,喂着两家的狗。每天早起,习惯性的隔着墙喊:她大妈,今夜怎么没听到你咳嗽啊?——只有四眼花狗在那边院子里“汪——汪——”地叫几声,算是回应。它急着出来找李叔家的“黄黄”撒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