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沪上“打虎”记

发布日期:2022-04-15 08:49   来源:未知   

  1948年初,方面宣布进入所谓的“宪政时期”。如果真正实行“宪政”,那就应该是政治越来越民主,社会越来越进步,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而事实上,实行“宪政”,蒋介石当上总统,局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是的统治越来越腐败,社会越来越混乱,人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这个时期的蒋经国,再次受到为父的“高看”,被蒋介石钦定为上海经济区协助督导员,到上海整顿经济,蒋经国欣然接受父命,带领手下赴沪揭开了新的一幕。

  随着内战的逐步升级,的军费支出急剧增加。据美国有关统计数字显示,蒋介石内战的经费,占总支出费用的80%。1947年,全年支出法币100万亿元,但全年收入不足30万亿元,赤字高达支出总额的70%以上。1947年,仅上海的产业工人的失业率已达40%。

  1946年2月,上海《文汇报》说,中央印刷厂每月印钞票产量有增无减,上海两个印钞厂,职工约1000人,1945年10月印钞票2600万张,值法币560亿元,超过重庆印钞量的7倍。1946年6月6日《密勒氏评论报》说,本年度前五个月的内战经费,85%依靠发行钞票。上海《经济月刊》说,7、8月份发钞1万亿元,9月份发钞2万亿元。到后来,蒋介石在国内的印钞厂不够用,又到美国、英国去印,用飞机或轮船运来。据1947年某报纸披露,财政部在上海有五家大印钞厂,夜以继日地印,一分钟就印出1600万元。到1948年8月,法币发行量已达1200万亿之巨。通货膨胀已达到惊人的程度。“印刷纸币的费用已经超过纸币的实际价值”。此时,法币在人民心目中,已“失去价值尺度的机能,失去流通手段的机能,失去支付手段的机能,失去贮藏手段的机能”。

  法币既陷在解体的过程中,币制改革就成了南京政府迫不及待的事情。1948年7月,蒋介石在莫干山召集他的高级经济幕僚频频举行会议,研究币改政策。8月18日议案决定,次日公布币改内容,宣布:以金圆券代替法币。1元金圆券兑换法币300万元。同时,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等诸项法令:限期收兑已发行的法币及东北流通券;限期收兑私人持有的黄金、白银、银币与外汇;限期登记本国人民存放外国的外汇资产,违者制裁。整理财政并加强经济管理,以稳定物价,平衡国家总预算和国际开支。

  蒋介石政府规定这次发行的金圆券以40%之黄金、白银和外汇,另有有价证券和国有事业资产为“十足准备”或“根据”。总发行量为20亿圆,按月发行,当金银外汇等准备不足时,不得续增发行。黄金按纯金量每市两兑给金圆券2000圆,白银按其纯含量每市两兑给金圆券3圆,银币每元兑给金圆券2圆,美钞每元兑给金圆券4圆,其他各国货币按照中央银行外汇率兑给金圆券。规定于8月30日前开始收兑。

  蒋介石就把这个“割盲肠”的重任交给了他的儿子蒋经国。对于这次使命,蒋经国颇具自信,以为只要“认真实行,即能扑灭奸商污吏,肃清腐恶势力,贯彻新经济政策”。但是社会舆论对这项改革毫无信心。香港出版的《远东经济评论》断言:“这是临时的镇静剂,可以缓和经济的贫血症,却不会有长久的功效。”

  南京政府在进行经济整顿时,宣布成立上海、天津、广州三个经济督导区,企图抓住南北三大名城,即所谓的三大经济中心带动全局。

  重点是上海。蒋经国对其父让他到上海“打虎”的一片“苦心”很是理解,正如他自己所说:“上海是我国最大的都市,也是全国经济中心,上海市经济管制的成败,关系全国经济管制的成败,也关系整个币制改革的成败。”

  蒋经国到上海的任务,是贯彻执行财政经济管制条例,使物价保持在8月19日紧急处分令颁布时的水平,不能突破“8·19防线”。

  蒋经国也真想铁面无私,大干一番,以帮助父亲蒋介石拯救行将倾倒之江山。他到上海后,把上海中央银行作为自己的据点,把随自己到上海“打虎”的“戡建大队”改组为“大上海青年服务总队”,由王升出任总队长。总队在上海设了11个“人民服务站”,主要责任是负责收集各界人士和平民百姓的举报线索。蒋经国要求“戡建”队员“一无所有,一无所求,保持乡下佬本色,与恶势力奋斗”。他的设想是“使上海经济管制的任务,部分从政府官员的手中转移到社会青年头上,将这个工作由政府命令形式蜕变为社会大众的需求,并以爱国青年为中心,形成一个社会运动”。他这里所说的“社会青年”、“爱国青年”不是别人,只是“戡建”队员和青年服务队员。

  在这一时期,蒋经国最动人、老百姓最爱听的话是:“我深深地感觉到,在过去真正守法的,多是些穷善的老百姓,而一般有钱有势的人,则往往逍遥法外,为所欲为。”实际这个道理人们都明白,但由“太子”说出,人们的感觉就不一样。蒋经国还公开宣称,自己这次来上海是“专打‘老虎’,不打‘苍蝇’,是打‘祸国的败类”’。

  蒋经国在经济管制手法上,采用“赣南的手法”。首先进行广泛的舆论宣传,以争取全社会的支持。他那“宁使一家哭,不可一路哭”,专打“老虎”的誓言和不打败奸商不收兵的决心,以及雷厉风行、言出法随的行动,受到了新闻界和广大上海市民的普遍好评。他每星期二、四下午在中央银行公开接见市民,回答市民的提问,更使他名声大振。

  尔后,蒋经国便开始了“打虎”的实际行动。他统一指挥市警察局、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宪兵。以及江湾、京沪铁路、京杭铁路三个警察局的数千名军警和管理局的管理、执勤人员分散到全市各处,突击检查市场、商店、工厂、公司、仓库、车站、码头等处。明令规定:“凡违背法令及触犯财经紧急措施条文者,商店吊销执照,负责人送刑庭法办,货物没收。”任何人不得套购金、银、外币,不得操纵股票市场;工厂、商店不得在因坚守“8·19防线”而造成的物价偏低情况下,不供货、不售货;切实保证金圆券的币值;保证预定的总额20亿圆的金圆券发行量不被突破。